TXT小说网 > 喜剧女王 > 第十六章 大赛启动

第十六章 大赛启动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流年沉醉忆盛夏厚爱醉我怀70年代知青养家记[女穿男]睡够了吗先生赠我长情诗云裳

TXT小说网 www.txt8.org,最快更新喜剧女王最新章节!

    纪星池听了穆雨时的话也丧着一张脸,焉哒哒的撇窗外,试图避免跟穆雨时这个炮筒有眼神交流。却惊恐的发现,三张熟悉的脸齐排排的映在玻璃上露出拇指大的牙和猩猩嘴。

    四双眼一对上四人都愣住了,咖啡厅大约是中毒了,还在放着歌曲: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李魁最先反应过来,猛地拍了一把梦佳的脑门:“去你妹的先隔岸观火,隔着一层玻璃观你妈的火。”

    穆雨时冷笑了一声,指了指窗外已经内斗的三人。

    “你幼儿园的朋友来了。”

    “就你最老,老不死的。”

    纪星池瞪他,警告他不要太嚣张,毕竟攸关她的事业,搞砸了就不好看。穆雨时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梦佳比她更担心,想起昨夜的事,总觉得后背阴森森。如今,清醒的时候见穆雨时觉得他更可怕。

    梦佳揪着指头跟在李魁后面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用屁股碰了碰纪星池,“小姐姐,我们好有缘分哦。”

    纪星池也很意外。“对呀,原来你就是魁哥说的网红主播。”她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有点怵,又瞥了一眼穆雨时,发现他沉着脸,脸上写着生人勿进。

    李魁眼瞎看不见似的,让梦佳和徐饭桶两人坐下,自来熟的前去跟他套近乎,一手还举着从纪星池手中接过来的肉串。

    “你好,穆先生。我们上次在西餐厅见过,不知道大池子有跟你说过我没?”李魁吧唧的嚼着肉,大眼珠子盯着穆雨时等他回复。

    穆雨时身子往后靠一些,盯着李魁看了一会,直到他将最后一块肉送进嘴里,才淡淡的说道:“说过你们的儿戏,但你是?”

    纪星池抬眼看他,穆雨时侧着脸,嘴角抿成线形成一道严肃的弧度。

    纵然是脸皮厚的李魁也感受到冷冽气氛,他尬笑两声,一双手分别放在两腿上,一本正经的做着自我介绍:“穆先生,我是李魁,是个喜剧演员。在喜剧界还算有点小名气的。”

    穆雨时挑眉,“我不怎么看喜剧节目。”

    “导演的新片上映,又是票房界的清流,自然忙得没时间看喜剧节目。”两人一来二去,梦佳也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相反对穆雨时记仇的恨劲上来,便插嘴接了话头过去。

    梦佳不说话的时候穆雨时没将炮筒对准她,听见她说话,眉头就皱了起来。近期刚公布了最新的票房排行榜,《归路》不尴不尬的夹在一堆剧情片,科幻片、爱情片之中,票房不算理想。梦佳的讽刺,正扎心窝。

    他虽然早已经忘记了梦佳,但昨天晚上经她醉酒提醒,现在也想起来两年前《归路》刚选角那会。大马不知道听信了谁的推荐,执意要用一个刚蹿红的主播参演。他原本不想同意,但看过试镜片子后也就勉强答应了,但后来关羽熙找到他,他也就顺手替换了这个角色。

    有一段时间,他都在被人暗戳戳的报复,原本大肚量的他认为小姑娘心气儿高被换角难免有怨气也就没有太当回事。只是没想到,事隔两年,这让人添堵的傻叉玩意还自己凑上来。

    穆雨时呵笑一声,凉凉的瞥她。

    “听明白梦佳小姐的意思了。是不是觉得如果我的戏是你来演票房肯定节节攀升?难怪梦佳小姐当初要扎破我的车胎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指我没有才华拍出来的戏是狗屎。”

    “怎么会呢?”梦佳尬笑两声,不由自主的挺起背脊,不慎晃动着自己的F罩杯。

    纪星池看出来了,梦佳就是怂。穆雨时,怼她的时候,想方设法的给自己找气受,被穆雨时说两句她又理亏。

    “梦佳,怎么说话的呢。穆先生可是穆大导演的儿子,才华是有目共睹的。”李魁生怕梦佳再惹毛了穆雨时,插嘴打断两人。笑嘻嘻地看着穆雨时,露出一口白牙:“就算电影票房不好,也是观众没眼光。那电影我可是看过两遍的,导演最棒了,我给你比小心心。”

    纪星池看着穆雨时似笑非笑的眼,心里清楚再说下去穆雨时可就真不给面子了。

    “电影刚上映的时候,李魁和饭桶陪我去看了几场,他们是打心底喜欢的。”纪星池深知穆雨时吃夸奖这一套。

    但她显然夸的不走心,穆雨时眼角轻抬,哦了一声,斜晲她,“那我是要仔细听听李先生的评价了。”

    评价……?

    李魁慌了,他的确陪纪星池去看过电影,可除了刚开头,其他时间他都是睡过去了,他一个大老粗,压根就不爱文艺片那一套。如果你要跟他说什么悲情喜演,他还能说出一二,但是这种支教片子,在他眼里就是天书。

    但李魁还是毫不夸张地竖起大拇指:“神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就连徐饭桶听了都很后悔认识这么个人。

    场面一度很安静,李魁眼一闭心一横想干脆我转移话题好了,豪迈的大手一挥,假装才意识到一般瞅着桌面上的烤肉串,“哎哟,这肉今天怎么不新鲜啊?哎你们都愣着干嘛,吃啊,今天我请客保管吃够。”

    肉不新鲜你还叫人家吃?

    穆雨时现在怎么想,纪星池已经没脸去猜度了,她轻轻咳了一声,“穆雨时,要不你自己去吃晚饭?还是别打扰我们谈正经事了。”商量的语气,但也听出了嫌弃。

    “不是你求着我来的吗?还没过桥就想拆桥了?”

    我?什么时候!

    “你们的事情你不乐意我提意见,那没问题啊,我听着就是了。”穆雨时也不多做纠缠,就是死赖着不走。

    纪星池拿他没办法,正琢磨要怎么赶走他,一直没讲话的徐饭桶发话了:“大池子你也太不厚道了些,穆先生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听的,等比赛开始我们不也都曝光了。”

    “等等。”穆雨时耳朵灵敏,抓住了重点,“你们要参加比赛?什么比赛?”

    “喜剧之王啊,穆先生知道这个节目吗?”李魁理所当然的说起来:“我们打算组个团去参加比赛,本来嘛,参加比赛这件事就跟打王者荣耀一样,一个人单打独斗没戏……”

    “我听明白了,你们一二三四个打算以奇形怪状去博取关注,嗯,想法很特别,没准能拿个特别奖。”

    “穆……”您也不用这么狠啊……

    李魁看看纪星池,不停的打眼色,示意她快管管家里的小奶狗。

    纪星池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

    李魁只好靠本能挣扎,“要不,穆先生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穆雨时呵笑了一声,手上捏着手机五根指头飞快的敲击着键盘,明显心不在焉的说着:“没有建议,我帮不了你们什么。”

    “这样哦,那我们就还是按照原计划好了……”

    纪星池感觉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翻开一看,发现是穆雨时给自己发微信,看白痴一样瞥他,却得到穆雨时一个凶巴巴的怒瞪。

    【你他妈的跟谁眉来眼去?是不是觉得李魁这种奇葩特符合你的口味?再眉来眼去,老子挖了你的眼睛。】

    纪星池再次看白痴一样的看穆雨时,他已经转过了头,对着李魁说:“虽然我对你们这个小丑班子不怎么看好,我好歹也是有身份的,有什么困难跟我说。但我不保证能帮到你们。”

    穆雨时的话让纪星池很是意外,原本以为穆雨时前面批评那么狠,他要跟自己闹一阵别扭来的。

    “穆先生你放心吧,大池子也是我的朋友,有什么困难我一定会找你帮忙的。”

    “哦……”穆雨时凉凉地瞥纪星池。

    纪星池这会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见没有得到回应,穆雨时也不做回应。他对撸串没什么兴趣,也没伸手去拿吃的。李魁毕竟是在圈子里混过的,此时他有点后悔自己的抠门,有穆雨时如此重要的人物在场,他怎么说也应该提前订一个包厢的。

    看吧,人家大少爷不高兴了。

    想到这里的李魁找来服务生询问是否还有包厢,果然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正苦恼间,有个人跑来说三号包厢的客人结束了,收拾一下大家可以进去。

    李魁招呼着众人进包厢,穆雨时本就没什么吃宵夜的心思,见纪星池没反对,也就随他们。

    几个人朝里面走,走在最前面的穆雨时没理会身后被徐饭桶拉着讲小话的纪星池,抬腿转进房间走廊。

    徐饭桶是故意拉着纪星池走后面的,她最近有点忙,在赶一个贺岁喜剧片配角的戏,还有一个综艺节目想上去露露脸,做做飞行嘉宾。她今天见了纪星池,灵机一动,就想推荐她也去客串一下。

    毕竟在类似的喜剧片中,她们这种体型比较特殊的演员,顶多就是跑跑龙套。她本来拿不住纪星池是否会答应,就没贸然提议。

    只是小心翼翼询问她的意见:“是一部轻古装偶像剧,客串个公主。”

    “公主?”纪星池听这角色,心里还有点美滋滋:“那我可以去试试看。”

    “嗯,要是你想去试试我就……”话还未说完,徐饭桶忽然收了声。前面的人停了下来,纪星池伸长脖子看过去。

    艾文跟穆雨时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包厢房门前,纪星池探头看过去时安歌正好从包厢走出来,他也看到穆雨时等人,一刹而过的意外在他好看的脸上稍纵即逝。

    下意识的,穆雨时就回过头来看纪星池。

    纪星池面无表情。如果说在看见艾文的时候她还有一些意外惊喜,但同时看见两人,她的内心忽然平静地无波澜。此时脑子里想的最多的居然是最近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上哪都能遇到安歌,怪只怪自己以前就喜欢来这种地方。艾文要约见安歌,自然也就来了这里。

    “这不是安歌吗?好帅啊。”梦佳小弧度的扯了扯李魁的手臂,露出了娇羞的笑容。

    “呵,这么激动是不是要冲上去拥抱一下才好啊?”

    梦佳没听出穆雨时的弦外之音,天真地问脸色铁青的安歌:“可以吗?偶像。”

    穆雨时一巴掌扫到身后的梦佳,“妈的,个傻·逼玩意,你是狗啊,见到屎就要冲上去。也不找找自己的位置,这么个玩意值得你喜欢,有眼无珠。”

    梦佳一下被打懵了,傻眼地瞅着穆雨时,差点没挤出两滴眼泪来。

    穆雨时可没功夫管她的情绪,长臂一抬,对着纪星池指了指:“死胖子,说你呢,没眼力见的东西,还不快滚过来。”

    纪星池知道他又借着梦佳的由头骂自己呢,心里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让自己暂时平静下来,乖乖的走过去,任由穆雨时搭着自己的肩膀,大摇大摆的绕过两人走进了包厢。

    其他人见安歌一言不发,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也都尴尬的摸摸鼻子,没有做声,只是路过安歌身边时,李魁偷偷摸摸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嗨~”

    “嗨你大爷……”一只手机冲李魁的脑袋飞来,居然被他眼疾手快接住。

    李魁嘿嘿一笑,正得意自己的武林高手一般的身手,安歌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掉头走进包厢一巴掌拍在门框上,显然气的不轻。

    “穆雨时,你他妈到底想要怎么样?”

    这还是纪星池认识安歌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听见安歌爆粗口。她愣了片刻,不敢出声只能大眼瞪小眼地看穆雨时。

    穆雨时没有在怕的。

    “怎么?是不是特想打一架,为你的小三出口气?大爷我随时奉陪,闹出去难看的不是我,你一个男戏子还要靠舆论吃饭,我跟你不一样。”

    安歌捏着拳头的手背隐约已经露出了青筋,但他一贯的风格是不太可能正面打一架的,忽而听见他嗤笑了一声,“呵,仗着家世欺人太甚,对一个女人施压,穆雨时你也不过如此。”

    “我的确不过如此,可你这种靠着女人上位的孬种脸皮还挺厚。被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还挺不舒服的,原本想放关羽熙一把,但现在我怎么就这么不乐意呢。”

    “穆雨时!”

    “别吠,我耳朵没聋。”穆雨时笑的一脸欠揍,指了指门外的艾文,“我倒是想问你,是不是做了畜生之后脑子都不太好使?这一坨,就是你跟我说的,以后跟纪星池互不相欠?”

    那一坨指艾文,他都不屑用形容词去描绘这么个玩意。

    艾文被点名,原想到嘴边的话没说出口。觉察到纪星池的目光投来,他抬头回看,理直气壮,目光如炬。

    忽然纪星池什么都不想追究了。

    找艾文这件事,确实是安歌理亏,他没什么好说的。

    “关羽熙和纪星池曾经是要好的闺蜜,她得知你做那些事,应该不会乐见。以后,希望你不要再针对一个女人。”明明是求人的事,但安歌说出来却不卑不亢。

    这理所当然的态度和揣度纪星池内心想法的信誓旦旦让穆雨时格外不爽。

    他勾起唇角冷冷一笑,“好啊。你跪下来求我啊。”

    “你……”

    “噗……”

    “哇……”

    听到这里的李魁和徐饭桶两人一同发出了声响,安歌青着脸瞥两人,捏紧的拳头血管脉络清晰可见,但最终他没有挥打出去,而是转身离去。

    安歌走了,艾文还站在原地。

    穆雨时消停了一会,找了椅子坐下,见他还没走,坏脾气的踢了一脚椅子,“狗子都走了,腿子怎么还不滚?”

    艾文抿着唇角,没有因为穆雨时骂他而生气,往前走了一步,面对纪星池问她:“你信不信我?”

    纪星池被他忽然一问,愣了愣。

    很快,她点头说道:“信你啊。”

    真的吗?艾文看着她那张看不出真实情绪的笑脸,僵硬地动了动嘴皮,“好,明天我去找你。”

    艾文走后,穆雨时托着下巴奇怪的问纪星池:“你还真信那孙子?”

    孙子。

    纪星池想起这些年艾文陪在自己身边,每次替她争取资源,抢角色,那一次不是孙子?都是跪着叫爸爸的爸爸,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倒不是艾文多么为纪星池好,如果当真有那么感人,当初他就不可能撇下她三个月不闻不问。无非就是共同利益的事。但是,她也分析过了,艾文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出卖自己,他在公司也讨不了好。在安歌面前,更加没必要了。她已经被安歌奚落到尘埃,再往下恐怕就是黄泉路了。

    他相信安歌对自己的恨,不到逼死她的地步。

    “我说了信就信,安歌没有认出我来。”单凭这一条,她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艾文?

本站推荐:厚爱醉我怀心底的爱那么长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我和林诗曼的爱情故事狂暴透视眼冷宫凰妃叶悠然慕晋扬路长情亦久老马识途柳娇娇梦归处余生安暖

喜剧女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TXT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罗胖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胖胖并收藏喜剧女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