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 9 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弃宇宙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特种奶爸俏老婆流年沉醉忆盛夏厚爱醉我怀70年代知青养家记[女穿男]睡够了吗先生赠我长情诗云裳

TXT小说网 www.txt8.org,最快更新被渣男抛弃后的日子[重生]最新章节!

    名片的样式很简单,由灰白两色组成,并且上面的信息少得连男人就职的公司名称及职位都没有,只有他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穆文臻。

    裴伊手持名片怔怔看了半晌,这个陌生的名字在他记忆里来来回回滚了好几圈,却是一点熟悉的痕迹都找不着,裴伊很确定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都不认识一个名叫穆文臻的男人,他倒是有两个姓穆的友人,但是那两个人都是偏瘦又比较娇小的女人,和印象中高大且气势压人的男人相差十万八千里。

    也就是说——

    这个名为“穆文臻”的男人是裴伊在这一世的变数,就像他莫名其妙和周柯宏产生交集一样,他在这一世的命运轨迹已然产生变化,因此就连接触的人也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

    尽管裴伊在重生之后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现实不断提醒他生活已经发生改变时,那股巨大的心理落差和强烈的不适应感几乎在同一时间扑面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整个人都给吞没了。

    裴伊扶坐在桌前,攥着名片的手指逐渐收拢,直到正在往小书包里收玩具的裴团团发觉他的不对劲,扑到他怀里语气着急一个劲喊着爸爸的时候,裴伊才从那阵悲怆的情绪中扑腾出来。

    “去。”裴伊捏了捏裴团团的脸蛋,“把手机拿给爸爸。”

    裴团团听话的跑到床边,翘着屁股在裴伊的背包里翻找了一会儿,随后拿出一部许久没有用过的老年手机递给裴伊:“爸爸,给。”

    这部手机是以前的裴伊花四百块钱买来的,可惜他在这里连一个可以联系的朋友都没有,于是手机顺理成章被扔到角落堆灰尘了,裴伊拿纸巾把手机表面的灰尘擦拭干净,开机后发现只有百分之十的电量,他犹豫了片刻,随后拨通名片上的电话。

    距离那一夜已经过去三年多了,不知道那个男人有没有换电话号码。

    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还记得他。

    听筒里的嘟声响起后,裴伊下意识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完全落下去,他冷不防听到一道温和有礼的女声响起:“你好,这里是穆文臻先生的电话。”

    “……”裴伊不知怎么的忽然有点紧张,他斟酌了一会儿才说,“你好,我找穆先生。”

    “现在穆总不方便接听电话,若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将来意告知我,稍后我替你转达给穆总,或者等到一个小时之后再打来电话。”女人很有耐心地说道,她是穆文臻的第一秘书,工作繁忙,凡事都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好的状态完成,换作往常她不会把珍贵的时间浪费在一通来历不明的电话上。

    但是这次不一样——

    对方拨打的是穆总的私人号码,除了穆总的父母及几个关系好的朋友外,鲜少有人知道穆总这个电话号码。

    而能知道的,铁定是和穆总关系不一般的人,如此一来秘书自然不敢怠慢了。

    那边沉默了许久,秘书便一边翻看手上的合同一边安静等待,约莫过了一分钟,手机听筒里才传来年轻男人低沉又犹豫的声音:“那麻烦你告诉他一声吧,就说三年前的春天我和他在北格会所见过一面,如果他还记得我的话就给我回个电话,我这里出了点事儿,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跟他说一下。”

    “好的。”秘书说,“先生你贵姓?”

    “我叫裴伊,非衣的裴,单人旁的伊。”

    秘书刚把电话挂断,就听到身后响起穆文臻从衣帽间里走出来的脚步声。

    穆文臻换了套衣服,铅灰色的意大利定制西装勾勒出修长高挑的身形,他的头发打理得很规整,全部一丝不苟梳至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那双眼睛很漂亮,应该是狭长的丹凤眼,却比丹凤眼更凌厉且更有气势,削薄的唇角抿成一条紧绷的弧度,看得出来此刻他的心情很不愉快。

    “林翰呢?”穆文臻问。

    “他还在楼下安抚宾客们,需要让他上来吗?”尽管秘书表面上异常冷静,语气里却挟了几分忐忑,刚才穆总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留情面直接怼张家二小姐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只因为张家二小姐为了吸引穆总的注意,故意将半杯红酒洒在他衣服上。

    “不用,随他去吧。”穆文臻回道,随后缓缓踱步到落地窗前。

    外面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草坪上聚集了三三俩俩交谈的宾客,特意从法国请来的厨师正在烹饪美味的食物,穿着黑白相间制服的佣人端着餐盘从中灵活的穿梭。

    这副画面是美好的,是上流社会人士情有独钟的下午茶聚会,既能交朋结友又彰显了自己尊贵的身份,然而明亮的玻璃面上倒映出来的是一张冷漠不堪的脸,仿佛连周遭的空气都受到影响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穆文臻长睫微垂,没有丝毫表情地瞧着下面欢声笑语的人群,好似在看一堆没有生命迹象的物体。

    但是秘书知道——

    穆总这是在看林翰。

    不知从何时开始,原本性格温和平易近人的穆总在生了一场大病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脸上时刻挂着温柔的笑容,也不再对身边的人和事始终抱着包容的心情,他犹如一颗随时可能被点燃的炸/弹,哪怕此刻还是风平浪静的,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依然压得大家喘不过气。

    尤其是穆总对林翰的态度,秘书总能从中品出几分怪异的味道,又具体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秘书看着穆文臻的背影胡思乱想了半天,很快又想起刚才那通电话,忙道:“对了穆总,刚才有个名叫裴伊的年轻男人给您打电话,说是有点事情找您……”

    话还没说完,穆文臻猛地转身:“你说谁?”

    秘书被穆总骤然拔高的音量吓了一跳,连忙稳定心神说:“裴伊,非衣的裴,单人旁的伊。”

    “裴伊……”穆文臻呢喃着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此时此刻他既是惊喜的又是不可置信的,秘书的话犹似一块巨石冷不丁扎进他的心湖里,绽放的涟漪让他刚才冷漠的表情瞬间崩离瓦解。

    穆文臻像个要到糖的孩子一样无措地在室内转了几圈,当他最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十分诚实地迈着大长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秘书面前。

    秘书见状赶忙把手机给他。

    穆文臻解锁了手机,打开通话记录,第一眼就看到最上面来自四川省G市的电话号码,他的呼吸不由得变得粗重起来,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天知道他是经过了怎样的挣扎才鼓起勇气点开那串数字,接下来的等待无疑是漫长的,时间在这几秒里似乎被拉长到了极致。

    然后,电话里传来人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穆文臻:“……”

    *

    当周柯宏带着翟子越和俞灏找上门时,裴伊正蹲在屋里墙角的插座前和老年手机做最后的抗争。

    裴团团把三个叔叔领进屋子,然后一路屁颠颠跑到裴伊身后往上一跳,双手搂住自家爸爸的脖子像只小袋鼠似的挂在他背上,脆生生地喊:“爸爸你快看呀,叔叔来啦。”

    “哎哟——”猝不及防的裴伊被吓得差点从原地蹦起来,好不容易压下心头的惊恐,粗声粗气的呵斥道,“裴团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危险?随便吓人是不对的。”

    裴团团扁着嘴巴,万分委屈的从裴伊身上爬下来,双脚站成小内八搅着手指头说:“爸爸我错了……”

    翟子越看着小家伙可怜兮兮的小表情,顿时父爱泛滥心都快融化了,忙不迭把裴团团抱起来:“小孩子嘛,淘气很正常,做家长的就是要多一点包容心。”

    “等哪天你自己有了孩子,就不一定会这么说了。”裴伊头疼地揉了揉眉心,起身把已经开不了机的手机扔到桌上,所谓一分钱一分货,这部便宜手机放久了也就只能打一个电话了,也不知道那个穆文臻给他回过电话没有。

    裴伊光想着这些问题,倒是忽略了翟子越听到他的话后忽然变得尴尬起来的表情,他莫名有些心虚的瞥了眼旁边的俞灏,正好瞧见俞灏面无表情也在直勾勾地盯着他。

    “……”翟子越无声地移开视线,随后干巴巴的转移了话题,“裴伊,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们先帮你把行李搬到车上吧。”

    裴伊和裴团团父子俩的东西并不多,光用两个大点的塑料袋就能全部装完,本来前两天裴伊只是想问一下周柯宏哪里有借车的地方,他准备自己开车搬家去镇上,没想到得到消息的翟子越自告奋勇借了家里的车要来帮他搬家。

    后来裴伊才知道俞灏家里出了点事情,心情很糟糕不能专心学习,翟子越便向辅导员请了他和俞灏的假,带着俞灏来乡下散心,其实裴伊能察觉到翟子越和俞灏之间微妙的气氛,不过既然两个当事人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他这个局外人也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把有用的东西全部一收,整间屋子瞬间变得寂寥起来,裴伊对这个地方没有感情,走的时候连多看一眼都不想。

本站推荐:厚爱醉我怀心底的爱那么长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我和林诗曼的爱情故事狂暴透视眼冷宫凰妃叶悠然慕晋扬路长情亦久老马识途柳娇娇梦归处余生安暖

被渣男抛弃后的日子[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TXT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甜腻小米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腻小米粥并收藏被渣男抛弃后的日子[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