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 休夫娘子有点甜 > 大结局(万字大更)

大结局(万字大更)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一剑独尊牧龙师临渊行万古第一神

TXT小说网 www.txt8.org,最快更新休夫娘子有点甜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在看到单一诺强悍的力量而定神时,从洛琨的眼神中得到答案的她突然发声。

    “向将军。”她依旧行步如风走到向楠身边,看着他护在身前的玉玺道:“除了西川帝以外,其他人,一个不留。”

    “末将领命。”向楠行礼道。

    听到她霸气十足的言语,西川帝略带嘲讽地说道:“这里全部都被朕的十万兵马包围,商军还没突围进来,你们就没有性命了,还敢在此大言不惭。”

    向楠没有理会西川帝的嘲讽,飞身而起,落在马棚之上喊道:“商国玉玺在此,本将军命你们立刻斩杀叛军,拥护商帝登基,光复商国。”

    早已将整个马场搜查一遍,认为这里并没有大批兵马的西川帝嘲讽一笑,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他的架势摆得不错,可是打脸也来得很快。

    向楠话音刚落,围在周全的侍卫中的七成跪地领命,然后迅速斩杀了身边并不是商军的叛军。

    其实,商军一直都没离开自己要守护的领土,他们一直都在西川和南平的将士们中,只要见到商国玉玺,便会立刻拥护新帝登基,光复商国。

    “你可知你何以会败得这么惨?”单一诺走到西川帝面前,“原因很简单,你从始至终都不是那个能成为君王的人。”

    “朕,哪里比不过他。”他嘶吼道。

    “仅你没有容人之度便已判定你是败者。”她目光坚定,“年幼的你已经暴露出了这个缺点,才没有通过曾外祖父的考验。”

    一语点醒梦中人,他直到现在才明白,前商帝为何会突然十分喜爱刚两岁的向立青。

    她这个时候告诉他这些,也是想要他余生都要怀着这份懊悔之心赎罪。

    看到向博翰被商军拥立为商国君王,他喃喃道:“朕,输了。”

    他认输了,可另一边搀扶起洛琨后的向嵘仍旧很不甘心,捡起地上的剑便冲向她。

    从见到他弑父的那刻起便想要杀了他的言槐一剑封喉,要了他的性命。

    她又回头走向洛琨,看着被她的血和药丸重伤的他,冷声道:“这就是你应有的下场,原本你被爷爷困在山下时理应这样死去,不料被你用毒蟒的毒克制住了身体里的毒,又让你活了这么多年。”

    “哈哈哈!”他仰头大笑,“你真的以为本尊会死吗?”

    “为什么不会?”

    “因为我是你天定的另一半,只要拥有你便能拥有不老不死的天选之身,所以我和你一样,不会死。”

    她微微蹙眉,却在他以为自己又一次赢了的时候,迅速地把手中的十根钢针插入他的头,双肩,双手,双腿,双脚还有心脏处。

    挑眉看着还不明所以的她道,“紫叶早就知道怎么才能杀了你,放你一马是给你一次机会,既然你不珍惜,留着也没用,不如让你早点去你该去的地方。”

    “你,你是从……”

    “没错。”她将最后一根钢针弹入要偷袭她的南平皇后面门,居高临下地看着瘫软在地的洛琨道,“在我去南平之前选在孙大宝身上找到了他的死穴,然后又联想到你,才知道,原来她早已把能杀死你的武器,交给了你自己。”

    他轻笑两声,扭头看着西边通红的夕阳,意识逐渐模糊……

    当她感觉到他已经没有气息时,低头看到了他面具上两滴鲜红的血泪。

    解决了洛琨和西川帝,让向博翰被认同,她强撑的身体也瘫软在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男人怀里。

    “相公,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她抚摸着他神情沉重的脸道。

    他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宠溺地看着她说道:“为夫带你回家。”

    南平帝已死,向楠按照她的吩咐让人把马场变成了西川帝的牢房,召集出整个西川的所有商军,护送向博翰回兴城顺利登基为帝。

    等于是没有动用一兵一卒,没让这场战役伤害到一个百姓,光复了商国的同时,还解决了百年的水患之忧。

    完美收官的单一诺养好伤以后准备回宁国的上京城,做最后一件事。

    向博翰和向楠亲自送她出城,看得出来,向楠一直把她看作护国公主来对待,比对向博翰还尊敬,毕竟他当众承认她是他的师傅。

    离别时,她嘱咐向楠一定要好好辅佐向博翰治理好国家。

    两个多月后,和他们会合的瑜楚知道她在马场的所作所为,哭着吼道:“你傻不傻啊!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想想你的两个孩子,你出事了,他们要怎么办?”

    她也并不是硬碰硬,因为她只有这一个办法能破解洛琨的天选之身,所以才不得不冒这个险。

    幸好她拥有紫叶的能力,又和她练的法器紫心融为了一体,用内力移动了心脏的位置才能骗过洛琨,让他自己落入她的圈套。

    只是知守剑对她的伤害力太大,才会让她这么虚弱。

    当时她并没有时间考虑她的爱人和她那两个孩子,只想着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必须要解决洛琨这个麻烦。

    她之前发誓,要让她的孩子们在一个是非分明,安定和谐的社会中平安成长。

    眼下,他们所处的社会没有公理和公义,战乱不断的大陆上,没有人需要这些,就算她牺牲自己去为他们争取,他们也不会在乎。

    深知这样会带来什么危害的她,因为不想自己的下一代和下一代的下一代生活在一个没有原则,没有信念的社会中,所以她要不惜一切代价改变现状。

    想要达到这个目的,除掉洛琨是必要条件。

    众人听到她的解释后陷入了沉默,在门外玩耍的三个小家伙一路小跑地回来,嘴里都喊着,娘亲。

    她低头看着怀里满头大汗的钰儿和灿儿,让他们跟着泠雨和刘静去洗把脸。

    天气炎热,爱跑爱闹的他们每日都是满头大汗。

    燕子端着冰镇过的酸梅汤过来,喊着众人喝汤的话音刚落,自己便先喝了起来。

    “燕儿,你这都第几碗了,我记得你之前不太爱吃酸的,这几日怎么这么贪凉。”刘静嗔了她一眼道,“小心闹肚子。”

    燕子嘿嘿一笑,不一会功夫便将一碗酸梅汤喝完。

    单一诺刚接过泠雨递来的碗又在想到什么的时候将碗放下,拉住燕子的手,搭上了她的脉。

    其他人见她搭上了燕子的脉,都以为她是喜脉,露出了笑容。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困乏,夜里又辗转难眠,而且早上起来有种恶心想吐的感觉。”她问。

    她听到这里,仿佛想到了什么,笑逐颜开地点了点头。

    正和薛淼对弈的石头也放下手中的棋子走了过来,他也想第一时间确认此事的真伪。

    “从脉象上来看,你有了脾虚肝热的症状,让父亲给你开两副药调理一下吧!不然容易发展成疾病,到时候就不好治了。”

    闻言,她失落地垂下头,余光注视着还在下棋的石头,生怕他又失望。

    话听到一半就赶忙回去继续下棋的石头也怕她见到他很在意而生出不好的情绪,才会伪装成自己一直没有在意此事的模样。

    单一诺很清楚,燕子,泠雨和刘静在之前听闻陌西城和秦妍薇都有了身孕以后都想要孩子。

    苍暮曾和她说过,薛淼长期接触毒物,很有可能要不了子嗣。

    她也悄悄给薛淼搭过脉,同意苍暮的说法后和刘静推心置腹地谈过这个话题。

    认她做女儿以后,刘静看开了许多,对此事也不再执着。

    只是泠雨和燕子她们二人一直都很在意,加上云木也长期接触毒物,泠雨更是担心她身体不好的话,他们也很难再有子嗣。

    云林没了,云森至今没有娶亲,她不想让云家因为她的缘故断了香火。

    甚至想到了要给云木纳妾。

    单一诺极力劝说,加上云木强烈反对,才将此事压下,不然上个月她就会操办此事。

    “世间万物,都有灵性,相遇相知皆是缘,只要缘分到了,时候成熟了自然会开花结果。”苍暮说着和胥天翔还有胥慕阳一起走进花厅道,“夫妻和子女的缘分到了,孩子自然也会到。”

    “爷爷。”

    “爷爷。”

    整个上午都没有见苍暮的钰儿和灿儿喊着爷爷奔向了苍暮的怀抱。

    胥慕阳面带微笑,揉了揉两个堂弟的小脑袋。

    当初,单一诺让飞下和瑜楚离开时带走的人就是他,她怕商国这边的事进行的不顺利,让他暴露,才让他跟着他们先一步离开。

    不过是分别了一年半的时间,原来的中二少年也有了他该有的稳重。

    最近这些日子,胥天翔和苍暮慢慢将带着他回上京城的目的告诉了他,让他又多了几分王者的气势。

    与此同时,回到宁国已有半年多的袁麒睿继承了国公的爵位,正式接管了国公府。

    年轻有为的他也成为了上京城多半姑娘心中的好归宿。

    单一诺看着书信中他抱怨每日都要接待好几个媒婆的话,笑的合不拢嘴。

    时间飞快,他们到盘云城的时候已经入了冬,而在盘云城等着他们到来的杜邵轩前两日刚刚升级做了父亲。

    抱着自己的女儿给他们炫耀的同时解释了袁麒睿因为时刻被宫里的人盯着,没能赶来迎接他们归来,不过他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有了上一次买蚕丝的事以后,负责去购买蚕丝的掌柜在和严怡萩又一次提出要购买更多蚕丝被的需求后,他们开始到处收购蚕丝。

    杜邵轩安排的人,很顺利将自己手中的残次品充当上等蚕丝卖给了他们。

    “今年东边大旱,好几个城镇都因干旱的缘故几乎颗粒无收,拨了不少赈灾款,买蚕丝的银两应该已经掏空了国库和太后自己的小金库。”杜邵轩道。

    “好。”单一诺逗弄着襁褓中的宝宝道,“父亲夜观天象,发现北方的天象有异,年下前后应该会有一场暴风雪,让飞云阁的人时刻注意,暴风雪来临之际保证百姓的人身安全后,制造些假象,上报朝廷时一定要让宫里的人觉得此次灾难是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浩劫,增大索要赈灾银两的数目。”

    杜邵轩颔首,“你这丫头,做了娘亲了,还这么调皮,小心带坏你两个儿子。”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她娇笑着道。

    调皮又活泼的她,不管是孩子的娘亲还是以前的小丫头的时候都是这么的可爱,每次都能逗笑众人。

    只是众人并不包括已经瞪了她好几眼,气不打一处来的某男。

    看似在和杜邵轩说笑,其实余光一直瞄着某男的她知道她又惹起他的怒火了,一直想着一会要怎么哄他。

    她抱着孩子去秦妍薇房中寒暄了几句,很快地回到了自己的厢房。

    她悄悄来到他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他道:“有了孩子以后,不知不觉总是冷落你,你不会生气吧!”

    “娘子还是先跟为夫解释下什么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他淡淡地问,“难道在娘子心中,为夫很坏?还是说,娘子并不爱不坏的为夫。”

    “话都被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她撒娇道。

    反过身来,看着她娇羞又不失大气,可爱又有点痞气的模样,他的怒火早就烟消云散了。

    着急赶路的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独处过了,有这点时间他只想多抱抱他的小女人,哪里还顾得上和她生气。

    处理完洛琨和向嵘,自然而然被她忽略掉的一个隐患却在这时找上了门。

    她以为,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胥天宇和丞相二人没有处理。

    中年丧子的丞相最近也不活跃了,到了盘云城以后,他们所有人都放下了戒备,恰巧有人趁着这个时机将用完晚膳在外玩耍的珍儿打伤,掳走了钰儿和灿儿。

    苍暮查看灿儿伤势的时候发现了异样,迅速让泠雨过来喊单一诺。

    她还没进门便通过气味得知此事是胥宛月所为。

    走进屋的她已经割破自己的手腕,当众将自己的血喂给了昏迷不醒的珍儿。

    而且还放出多余的血给接触过珍儿的众人喝。

    苍暮也在此时解释了她的血能解蛇毒的事,珍儿中了胥宛月的毒只能喝她的血才能解毒,众人接触珍儿也有可能会中毒。

    当初在马场,她一直不让胥天翔和苍暮靠近尊主也是怕他们会中毒。

    “是我太大意了。”她看着给她包扎伤口的胥天翔道,“我因为讨厌闻到那么多的气味封住自己的嗅觉,却也给了胥宛月动手的机会。”

    “别太自责,不是你的错。”他安慰道。

    “平。”她抓住他的手,“你留下守在这里,我和师傅去追她救回钰儿和灿儿。”

    她怕她走了胥宛月再折返回来,让他留下她才能放心留在这里的两个孩子。

    他明白她的心思,同意了她的提议。

    胥宛月的气味在逐渐变远,她必须要尽快追上她,不能让她发现两个孩子不惧怕她的毒。

    “你父亲和石头已经第一时间追去了,沿途会给你们留下印记,你一定要当心,不能再用伤害自己的办法去救他们了。”刘静嘱咐道。

    她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和苍暮一起迅速追着气味所在的方向而去。

    途中,他们遇到了一辆疾驰的马车,赶车人大老远看到他们询问出了什么事。

    得知钰儿和灿儿被胥宛月掳走,他回忆起刚刚过来的时候,有个破庙中有些异样,觉得那里定是她的藏身之处。

    单一诺仔细辨认了气味的方向后,也同意他的看法。

    他们一同赶往破庙的路上,遇到了不停打转却找不到人的薛淼和石头二人。

    见到他们,她更加确认破庙便是胥宛月的藏身之处。

    而且她觉得她已经知道了自己身上有气味,也知道她能闻到她身上气味的事,故意用别的气味影响着她的判断。

    “她一定是在破庙的反方向放了狼人和蛇的尸体。”她笃定地说道。

    “看来她得知尊主的死讯后学了不少东西,知道要如何隐藏自己的踪迹了。”苍暮道。

    “雕虫小技。”她咬牙道,“之前的账还没找她算,她居然又跑出来作死,这次我若不成全她,岂不是很不通人情。”

    他们说话间已经赶到了破庙外,不停地用内力探查着附近的情况。

    确认她并没有帮手后,石头毛遂自荐要打头阵。

    苍暮嘱咐他不可强行和胥宛月动手,即使没有钰儿和灿儿,也要防范她身上的毒。

    石头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贪满者多损,谦卑者多福。作为年轻人的我当然知道只有进退有度,才能,前途无量。”

    单一诺看着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担心钰儿和灿儿安危的她直接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上,不管抱怨她下手太重的他,先他一步进入了破庙。

    牵挂着自己的孩子,她可没心思在外面等着,定然要第一时间冲进来找他们。

    胥宛月此时正看着灿儿十分神似胥天翔的脸发呆,感觉到动静,立刻将两个还在昏迷的孩子埋在破旧的帷幔之下。

    “我的孩子呢?”单一诺咬牙看着带着兜帽和面纱的她问。

    她丢了一把匕首给她道,“用这把剑刺穿你自己的心脏,放一碗血交换一个孩子。”

    看着脚边的短剑,她缓缓弯下身子,准备捡地上的匕首。

    她很清楚,是洛琨想要她心头血解毒的事让她知道要她的心头血来解自己的毒。

    令她奇怪的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显示,她的身体已经出现了皮肉腐烂的情况,可从她第一次见她到现在,也不过是两年多一点,为何她的情况会这么严重?

    她并不知道,胥宛月只不过是洛琨用来拖住她而制造的一个毒人,和那些红眼黑衣人没什么区别。

    而且,她还不小心弄丢了洛琨最后给她的那些药,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

    “小诺儿。”石头打落她刚刚捡起的匕首道,“你不能这样,两碗心头血,你会死的,她到时候若是不放人怎么办?”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胥宛月呵斥道,“你算什么东西。”

    “本大爷可不是什么东西,本大爷是活生生的人,比某些不人不鬼的异类可好了不知多少倍。”

    胥宛月恶狠狠地瞪着他,见单一诺还在犹豫警告道:“单一诺,你的时间不多,究竟要不要用你自己来救你的两个孩子,你自己决定。”

    “就算我将匕首刺进心脏,怕也救不了我的孩子们。”她再次捡起匕首道。

    以为是她怀疑自己得了血不放孩子的胥宛月,转了转眼珠子正要开口,她继续说的话让她大吃一惊。

    “我的血可以解尊主的毒,却解不了你的毒。”她说着用匕首划开她手腕上包扎的棉布,把滴了她血的匕首丢给她道:“不信,你试试。”

    她半信半疑地俯下身捡起匕首,舔舐了下匕首,她脸上腐烂的皮肉接触到匕首上的血迹时,出现了疼痛感。

    片刻后,她体内也传来了不适确定了她刚刚说的话。

    石头见此微微蹙眉,对胥宛月的反应十分不解,扭头看向脸色平静的单一诺。

    她并没有看他,只是用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他瞬间秒懂。

    原来,只有她的心头血能真正的解毒,其他血液也具有解毒的功效,只是效果缓慢,对胥宛月和洛琨这种依靠毒性而生存的人,普通的血会加重他们身上的毒性。

    他和她同时看向一个角落的位置,然后她立刻把目光转向痛苦万分的胥宛月。

    同情地看着她道,“尊主用毒蟒和黑金龙的巨毒激发出了你身体里的潜能才让你存活,你并不是中毒……”

    她的话没有直接说完,没告诉她,毒激发出的潜能可以支撑她活一段时间,可是随着你服用的毒药越来越多,最终会惨死在毒发之时。

    洛琨也是想用她独特的毒性来除掉不值得他亲自动手杀死的敌人罢了。

    综上所述,胥宛月并不是中毒,而是因毒而活,最终因毒而死。

    她肯定是不信她所说的话,挣扎着起身道:“快把你的心头血给我,不然我让你两个儿子给我陪葬。”

    现在的她面容已毁,每日都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只想解了身上的毒,安稳度日。

    至于胥天翔,她也知道她已经不能再奢望了。

    即使不能解毒,死了她也要拉两个垫背,而最好的人选就是单一诺的两个孩子。

    像石头所说,即使他解了毒,也同样不会放过两个孩子,毕竟她最希望看到的是单一诺死在她的面前。

    “好,我给……”

    单一诺正要说她会给她,可她身后的房中传来了一阵响动,打断她的同时也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转身回到房中,仔细地观察着每个角落。

    突然,一个角落中的一股气息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挥舞着手中的匕首步步逼近。

    千钧一发之际,钰儿突然从破旧的帷幔下起身,迈着小短腿,用手中的小木棒打着手持匕首的她。

    她回身正要刺向他的时候,一颗飞蝗石打落她手中的匕首,依旧不停用木棒打着她的钰儿也被一身黑衣的胥天翔抱起,护在怀中。

    单一诺破门而入,见到某男才算松了一口气。

    角落中的杜邵滢也脱掉兜帽,露出头,看着钰儿说道:“幸亏有钰儿在,不然我的袍子可能就要被她划破,露出马脚了。”

    杜邵滢披的袍子正是胥宛月丢在单一诺马车上,可以隐身的那件黑袍。

    分别之际,单一诺把它给了没有武功的杜邵滢,以免遇到危险的时候用以逃生。

    败在了自己的物件之下,胥宛月依旧不敢相信单一诺居然知道了袍子的作用,一脸惊讶地看着众人。

    单一诺也不废话,在钰儿的指示下从帷幔下找到了还在昏迷的灿儿。

    又让石头回去喊刚子,把灿儿交给胥天翔,扶着看不到身体的杜邵滢从角落中出来。

    虽然看不见,但是她依旧着黑袍摸了摸她隆起的小腹,嘱咐她一会跟刚子去穿衣,以免受凉,生病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进来之前,他们商议由谁来穿黑袍寻找两个孩子,先让他们脱离危险。

    其他人都难掩气息容易被发现,单一诺又要吸引胥宛月的注意力来为此人打掩护。

    怀有三个多月身孕的杜邵滢自告奋勇,坚持由她去找孩子,毕竟她没有武功可以躲避胥宛月的探查,以免发现异样对两个孩子不利。

    刚子也同意了她的提议,极力说服着不愿意她冒险的单一诺。

    苍暮知道她的顾虑,劝说道:“你应该相信滢儿,她定然会安全地带着两个孩子回来。”

    胥宛月的毒辣他们都很清楚,掳走两个孩子的她定是要用两个孩子和他们交换什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单一诺的血。

    无奈之下,她只好嘱咐杜邵滢万事小心。

    看着高大的刚子抱着娇小的她离开,她回头看着胥宛月痴痴盯着抱着两个孩子的胥天翔,心中十分不爽。

    她走近她,挡住她的视线看着她面纱下腐烂的皮肉道:“我对你最好的惩罚就是让你自生自灭。”

    说完,她挽着胥天翔就要离开,手握木棒的钰儿却突然丢出手中的木棒大喊道:“打你,坏人,偷袭娘亲。”

    单一诺头也不回地打出一掌,将胥宛月打出一丈开外,看着绷着小脸的钰儿,激动的说道:“钰儿,你不用时刻保持着警惕,这一世,让娘亲守护你长大成人好不好。”

    “爹爹说过,钰儿和灿儿是男子汉,不用娘亲守护。”钰儿仰着小脸道。

    还不足两岁的孩子,之前说常用话还说不清楚,却很清晰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让她感动的话,她抱着他,抚上胥天翔的脸庞,用眼神跟他说,你把孩子教得很好。

    经过此事,他们所有人都不敢再松懈,毕竟除了胥天宇和丞相二人外,他们还有一个人要防。

    此人便是之前在北疆逗留多时的承亲王,胥明勋。

    说到此事,要从洛琨和西川帝布下的大局来说,这盘大棋涉及了这个大陆。

    单一诺他们也是发现了此事以后怀疑洛琨是在帮南平帝布局,因为只有作为皇帝的人,才能有这样的打算,也只有皇帝能做到在这边时机成熟以后随时调动兵力,触发多国大战,以求统一大陆。

    当然,还要先将宁国握有大部分兵权的监国国主,胥天翔排除在外。

    言归正传,丞相帮着洛琨养狼人,表面上是卖给了有谋反之心的陌兆隆,其实暗地里和承亲王勾结,让他接住良国的兵力谋反。

    老谋深算的丞相并没有想要做皇帝的野心,只想保住谭家现有的地位。

    陌兆隆篡位失败之后,承亲王为了不连累到自己,也为了他筹谋已久的谋反,居然开始在北疆培养自己的势力。

    “刚收到的消息显示,他也知道了北方将会有暴风雪的消息,已经让大军往上京城外迁移,预计会在上元节前后抵达。”苍暮将书信递给单一诺道。

    “看来他想借助上元节的灯会让伪装的士兵进城,然后挟持没有能力赈灾的胥天宇,让其禅位。”她道。

    “诺儿的意思是,咱们,坐收渔利?”薛淼问。

    “这个渔翁不好做。”苍暮蹙眉道,“如果真让承亲王坐上了皇位的话,再让他禅位,难上加难。”

    “所以。”她抿了一口香茗,“咱们要先下手为强,制服谋反的逆贼以后,再让无德的皇帝自愿禅位,一举两得。”

    苍暮嗔了她一眼,宠溺道:“你这个丫头啊!”

    年下之际,暴风雪如约而至,而承亲王的兵将们也在初八那日到了上京城外。

    上元节的灯会在即,为了赈灾筹备赈灾银两的胥天宇要求丞相立刻收回拿给严怡萩买蚕丝的银两,只是他却一文钱都没收回来。

    因为严怡萩用那些银子买回来一堆残次的蚕丝,所以,她货财两空,拿不出银两。

    为了遮掩这件事,胥天宇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承亲王提出要自己出钱操办灯会的要求,还嘱咐丞相,一定要极力配合,同时尽快筹集赈灾银两。

    殊不知,丞相早已放弃了他,彻底成为了承亲王的人,此次他也是承亲王的内应。

    短短两日,承亲王便让扮成普通百姓的二万将士混入了上京城。

    目睹整个过程的单一诺微微一笑,示意杜邵轩按照计划行事,还看着满脸得意的胥泓信道:“顺便让他把欠的债还了。”

    杜邵轩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让她先去国公府见一见等她的袁麒睿。

    带着两个孩子先一步到国公府的胥天翔,站在院子里看着和孩子们玩耍的袁麒睿等着他的小女人。

    胥慕阳给他端来茶水,让他先坐下喝点水吃点东西。

    感受到她气息的他飞身而起,站在屋顶等着靠近这边的单一诺过来。

    她在他身边停下,与他四目相对,不需要任何语言,便明白了彼此眼中的含义。

    ……

    热闹的上元节到临之际,还没等胥天宇和太后去灯会所在的城楼灯会那边却因一场大火发生了混战。

    看似只是灯会上的小商贩,瞬间变成了身经百战的士兵。

    本以为取得了胜利的承亲王以为是胥天宇发现了他的举动,直接带兵逼宫。

    做内应的丞相和贤妃为他们打开了前三道宫门,就在他们即将抵达第四道宫门时,一声巨响,他们身后的士兵被炸飞,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

    两万叛军,在一声声的巨响和爆炸后溃散,毫无反击之力。

    以为是自己的援军到了,躲藏起来的胥天宇和太后也重回金銮殿。

    他们看到押着丞相,贤妃和承亲王走上大殿的人之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随后,看到跟在后面的宗亲,更加惊讶。

    “多年不见,皇上,太后,别来无恙。”单一诺微微福身行礼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胥天宇和太后说道。

    “原来是护国……”

    “小妇,单一诺,飞云阁阁主。”她打断想要套近乎的太后,“太后可以直接称呼小妇为凌单氏。”

    “凌单氏?”胥天宇双手紧握龙椅的把手问,“你又嫁到了凌家?”

    他只因为她突然嫁人而惊讶,并没有在意她说的凌姓。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跪在大殿上的丞相,他惊讶地抬头看向单一诺,结结巴巴的问:“你,你嫁给了,良国,凌家?”

    她没有回应他,依旧直勾勾的盯着高台之上的胥天宇和太后。

    在她看着他们二人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太后欺负雨妃,害死先帝的情形。

    胥天宇可能真的不知道,可是太后却很清楚凌家是什么地位。

    “凌家早已被灭门,你所嫁之人又怎么可能是凌家人。”太后缓缓起身,走上前几步,盯着她的眼睛问:“除非,你借给了鬼。”

    “哈哈哈!”她大笑道,“太后以为,这世上,有鬼吗?”

    如果有鬼的话,那么,雨妃和先帝的亡魂,早就来找你这个杀人凶手报仇了。

    后半句,她并没有说出口,在她看来,与太后这样的人说这样的话是浪费口舌,没什么必要。

    人狠话不多的她也不想废话,可眼下她不能出手,必须要按照计划一步步往下走。

    又一次微微福身行礼,安耐住性子说道:“本阁主路过宫门,发现承亲王和丞相集结了不少叛军,欲要逼宫,便着急守卫将他们抓了起来。”

    “多谢阁主出手相助。”太后抢先说道,“其实哀家和皇上也早已准备好了要反击,被阁主先一步出了手。”

    她微微一笑,“本阁主没有看到皇上和太后的准备,毕竟,本阁主一路走来只见到十几个重伤的侍卫,并没有见到其他的守卫,还以为皇上和太后早已弃宫而逃了呢!”

    “朕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个大殿之上,怎么可能会做苟且偷生的小人。”胥天宇道。

    不理会他的强装镇定,转头看向宗亲们道:“你们都是宁国的宗亲,你们觉得怎么处置今日来逼宫的亲王呢?”

    “皇上以为,应该怎么处置承亲王?”年纪最长的宗亲问。

    “斩立决。”胥天宇霸气的说道。

    她转身挑眉看着他问,“那,丞相呢?”

    “丞相,贤妃,辜负朕的信任,助纣为虐。”胥天宇恶狠狠的看着不停求饶的他们道,“谭家,满门抄斩。”

    “慢。”胥天翔快步走进来,身后还跟着一群人,抬着好几大箱东西。

    胥天宇再次蹙紧眉头,假意的笑了笑道:“九弟,你是何时返京,朕怎么没有消息?”

    听着好像是在关心胥天翔,实则是在告诉宗亲们,手握兵权的他返京并未得到身为皇帝的他批准。

    也就是说,他属于无召入京。

    宁国律法规定,不准任何将领无召带兵回京,不然,杀无赦。

    走进大殿的胥天翔身后跟着数十人,严格来说,属于无召带兵入京,还闯了宫门,进了金銮大殿。

    如果此刻,宗亲们给他定罪,他定会被立刻押入大牢,择日问斩。

    “在下两年前已经把所有的职务都交给了可以胜任此职位的刘志军将军,而且在下身后之人并不是将士,而是轿夫。”胥天翔拱手行礼道,“在下,凌枫。”

    “你,你怎么可能是凌家人?”太后惊讶的问。

    “因为在下的外祖母是凌家人,所以外祖父让在下娘亲的孩子做凌家的继承人。”

    太后好像想到了什么,惊讶的问:“你父皇也知道此事?”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太后才明白先帝为何没有让他做皇帝,也从他刚刚说的话中得知雨妃的原名叫薛雨歆。

    薛家的底细全大陆都知道,太后在刚知道单一诺成为飞云阁阁主的时候也曾怀疑过。

    现在一切谜底都解开,原来他们一直在找的飞云阁阁主就在他们身边。

    “在下虽然已经决定回归凌家,但是,作为宁国的监国国主,还有一件事要做。”他看向身后的轿夫,然后在他们打开箱子的同时对宗亲们说道:“请宗亲们做主,为单家平反。”

    “单家?”宗亲们疑惑的问,“是淳王妃的母家吗?”

    “是本阁主的母家。”单一诺抢先回答道,“不过,本阁主的夫君已经不是淳王,本阁主也不是淳王妃。”

    她没有给太后插嘴的机会,指着箱子中的蚕丝道:“这些,就是父亲当年要献给太皇太后的生辰礼,本阁主从丞相的手中所得后怀疑当年单家一事,并非偶然错判,而是丞相有意陷害。”

    早已见到蚕丝的太后和皇上自觉不妙,可他们也想到,一切的事都可以推给即将被斩首的丞相。

    加上胥天翔已经放弃爵位,除掉丞相和承亲王,便没有人能阻挡他们了。

    一眼看透他们心思的单一诺默道:一会就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刚得知箱子里是那批蚕丝的丞相心中大骂自己太大意上了他们的当,却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给了单一诺两连问的反击。

    “你凭什么认定这些蚕丝是单青山当年要进贡到宫里的那批,又凭什么说这些蚕丝是从本丞相手中所得?”

    “不见棺材不掉泪。”她平静的说道,“当年为了给太皇太后贺寿才筹集了这批上好的天蚕丝,父亲特意在蚕丝之中做了个暗记,以博太皇太后一笑。”

    “什么暗记?”宗亲们问。

    她示意人带上手套,拿出箱子里的蚕丝,将整整十五块完好无损的蚕丝重叠在一起,在烛光的映照下呈现出“寿如南山”四个字。

    紧接着,她让胥天宇请来宫中最好的绣娘辨认蚕丝中的字并不是后来加上的。

    然后她又亮出底牌,告诉丞相她如何辨认这些蚕丝是从丞相手中所得。

    “这些蚕丝是飞云阁的掌柜通过严家的严怡萩在丞相手中高价购买回来的,为了保证蚕丝的质量,掌柜让严家在每块蚕丝之上都留下了他们的印章,又为了保险起见,丞相在收据上该下了自己的印章。”

    没错,丞相的确盖下了印章,不为别的,只为那人出价很高,而他们又急需这笔银子。

    不然他们这人第二次来的时候他们也不会毫不犹豫拿出所有家底去收购蚕丝,准备这人所需的蚕丝被。

    丞相明白,这是单一诺早就设计好的圈套,现在的他已经背负了谋反的罪名,在多一条也无所谓。

    他不仅不怕,还觉得很幸运,他要用这个和胥天宇做交易,争取给他们谭家留个后。

    好像看穿他心思的承亲王悄悄问他身后的侍卫胥泓信的下落。

    心虚的侍卫犹豫了片刻告诉他,胥泓信在灯会上受了重伤,想要去救的时候被混乱的人群阻挡,估计已经被人群践踏而死。

    “什么?”承亲王暴怒,厉声呵斥道:“你居然让本王的儿子被溅民践踏而死?”

    “叛贼胥明勋。”年纪最长的宗亲沉声道,“跪下。”

    单一诺没时间理会他,再次拿出有力的证据,进一步证实,单家当年确实是被冤枉的。

    正当宗亲们想要把这个罪名安插在丞相头上的时候,她抢先一步说道:“此事,丞相并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真正的凶手是,当今的皇上和太后。”

    宗亲们再次瞪大了双眼,直至此时才稍微明白,她和胥天翔让他们大半夜进宫的真正目的。

    可是她却没有给他们任何思考的时间,扬言自己有胥天宇这些年犯下重罪的证据。

    表示他残害嫔妃和宫女,暗地里培养势力,成立了往生门。

    “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太后毒害了先帝却知情不报,与太后狼狈为奸,勾结外贼,把持朝政,扣押赈灾银两,置百姓于为难之中而不顾。”她罗列出胥天宇种种罪行,“请宗亲告诉本阁主,这样的皇帝,该如何处置。”

    “单一诺,你不要含血喷人,父皇怎么可能会杀死皇祖父。”胥炎奥拍案而起道。

    “二皇子有何证据可以证明你的父皇没有做这些。”她反问道。

    “应该是本皇子先来看看,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些都是父皇所为。”

    “看来二皇子是有了推翻你父皇,取而代之的心思了啊!”

    “你少在此信口雌黄。”胥炎奥略显心虚的反击道,“本皇子早就听闻你是个伶牙俐齿之人,今日一见,果然与传闻中一样,的确是个悍妇。”

    “即使我是悍妇,也比某些做不了悍妇的人强。”

    “你……”

    “本阁主今日没有时间和你斗嘴,没事就一边呆着去。”她突然正色看向太后和胥天宇道,“宁帝,太后,本阁主的指控,你们是否有异议。”

    “朕和皇儿的意见如出一辙,想要看看你的证据。”胥天宇道。

    “那好,咱们就先说第一项。”她邪魅一笑,“请皇上为北方暴风雪中受灾的城镇拨赈灾银两。”

    胥天宇脸色大变,那么大笔赈灾银两,让已经捉襟见肘的他如何拿的出来。

    他看了一眼冲他微微摇头的太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第一项他已经完败,接下来他再想翻盘的话可能会很困难,毕竟眼前之人给他的感觉是有备而来。

    只是他很不明白,既然胥天翔已经决定要做凌家人,为何她还要做这些。

    单一诺见他沉默不语,挑眉道:“皇上没钱吗?本阁主的飞云阁有啊!要多少有多少。”

    “阁主有什么条件?”太后抢先问道。

    “只有一个条件。”她笑眯眯的看着太后道,“只要皇上和太后承认自己犯下的过错,愿意承担所有后果,本阁主无条件给宁国国库送来黄金百万两。”

    百万两,而且还是黄金,多么诱人的数字。

    宗亲们都惊掉了下巴,交换了几个眼神以后,开始说服胥天宇和太后承认自己的过错。

    太后咬牙看着她问,“哀家和皇帝不在了,宁国要交给谁来主持大局?”

    “这个,太后不必操心,本阁主自然不会让一个国家没有君主,就算本阁主想,宗亲们也不会答应。”

    沉默许久的皇后好像听出了话外之意,示意胥炎奥上前一步,却用眼神警告他不许多言。

    胥天宇注意到胥炎奥的小动作,沉声道:“朕无罪,为何要承认子虚乌有的指认。”

    “又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她正要示意握有重要证据的一人拿出她要的证据时,丞相却高声承认所有事都是他一人所为,只为博取胥天宇的信任,保住自己的丞相之位。

    并没有被丞相影响的她示意那人,时候到了。

    大殿内的众人正处于僵持不下的境况时,一个人突然从高台走下,表示自己可以做证。

    所有人都以为此人要为胥天宇作证,可他却拿出了胥天宇这些年的罪证。

    他就是飞云阁安插在胥天宇身边的暗卫,杨宝,杨公公。

    因为他是皇帝身边的贴身侍卫,又有胥天宇和太后无力反驳的证据,所以,他们的罪行一一被曝光。

    从太后毒杀了先帝,为了皇帝不被威胁又对年幼的胥天翔屡屡下毒手。

    患有心理疾病的胥天宇残害嫔妃和宫女,为了单家的财产和丞相设计单青山,毒死单家一百多口人命灭口。

    又在单一诺复活后,为了得到她,让胥宛月设计去破坏她与胥天翔的婚事,用袁国公夫妇的性命威胁她,不慎害死了袁国公夫妇,还在同日为了得到国公府的势力要了袁鸶鸶的身子,哄她入陷阱。

    桩桩件件的恶行,当真是罄竹难书,令人发指。

    胥天宇蹙眉看着低头跪在大殿中的杨公公,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贴心的人居然是一个敌人安插在他身边的细作。

    他厉声质问着杨公公,却没有得到他任何回应。

    太后呵斥住他,恨铁不成钢的责怪他不该去相信一个没有根的人。

    她突然转头看向单一诺,厉声道:“无论你想让宗亲们怎么处置哀家和皇帝,都不能让他做下一任皇帝。”

    他自然是指站在她身边的胥天翔。

    “我可不想我的夫君做身不由己的帝王。”她平静的说道。

    “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然后再做太后吗?这个位置,是天下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位置。”

    “它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太后惊讶的看着对帝位,后位不屑一顾的他们,觉得自己好像一个跳梁小丑。

    还不愿意认输的胥天宇缓缓起身,从龙椅的背后抽出一把长剑攻向胥天翔,招招狠毒,直逼要害。

    并不准备和他动手的胥天翔一直躲避着他的攻势,并没有主动攻击。

    也许他顾及着他们的兄弟手足之情,可看到自己男人被欺负的单一诺却没有任何顾及,抽出腰间的长鞭,一鞭子狠狠的抽到了胥天宇的背上。

    鞭子的力度加上她的内力,将他整个人弹到了大殿的门槛处。

    “欺负本阁主的男人,本阁主不发威,你当本阁主是HelloKitty吗?”

    她说着又一鞭子抽到了刚要起身的他背上,这一鞭直接让他吐了一口血,瘫软在地。

    “刚刚那一鞭子是为我夫君而打,这一鞭子是为外祖父和外祖母而打。”话音刚落,她又一鞭子抽去,“这是为太皇太后而打。”

    “皇叔。”太后突然跪在地上,对年纪最长的宗亲说道:“不能再打了,留皇帝一命吧!”

    “那就用你的命,换他的命。”她回头看向太后,“害死雨妃,又毒杀先帝,还想烧死年幼的夫君,你自己算是你欠下了多少人命,这辈子还能还得起吗?”

    太后瘫坐在地上,不是懊悔,而是惧怕。

    她没等宗亲们开口,让泠雨和燕子将太后拉走,有让言槐和云木抬走已经起不来身的胥天宇。

    清理掉他们以后,高台之上只剩下稳稳坐在后位上的皇后,和站在显眼位置的胥炎奥。

    宗亲们低声商议着什么,而她却在他们推选出来的人开口之前打断道:“胥炎奥心术不正,不能作为皇帝的候选。”

    “那,就没人能做皇帝了。”一个宗亲道。

    “还有大皇子。”柳夫人突然拉着大皇子走进大殿,“他是长子,理应由他接任皇位。”

    “柳夫人。”皇后开口道,“你认为你的傻儿子有做皇帝的资质吗?”

    “皇后此言差矣,大皇子……”

    “大皇子和二皇子若是还想抱住皇子的身份,本阁主可以允许你们作为藩王,去自己的封地安稳的度过此生。不然,你们,和你们的生母都随太后和皇帝去本阁主安置的地方,悲惨度日。”

    “你有什么资格处置本皇子和母后。”胥炎奥冷声道,“无论哪个皇子登基,母后都是太后,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口出狂言。”

    “本国主可以废帝也可以立帝。”胥天翔拿出先帝的遗诏道,“本国主的夫人也同样拥有这个权利。”

    先帝的遗诏,在此时此刻就像是圣旨一般,所有人都要如先帝亲临般对待。

    众人跪在地上的时候,单一诺让人群中的胥慕阳起来,向所有人介绍了他的身份。

    “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皇后疑惑的问。

    “三皇子并没有死。”最有威望,被太后称作皇叔的宗亲起身走到他身边道:“他被自己的皇叔救下,一直养在国公府。”

    胥天翔在救了胥慕阳以后,为了今日带出他的时候不备质疑将此事告诉了三位信得过的宗亲。

    他们也时常会去国公府看他,以保证能认出长大后的他。

    这三位知道此事的人在猜到单一诺和胥天翔来此的目的后,也猜到了他们已经选出了下一任君主。

    刚刚他们所有宗亲在商议的时候他们也已经说了胥慕阳的存在。

    宗亲们知道,胥天翔又废帝再立新帝的权利,他们劝说皇后和柳夫人带着二皇子和大皇子去封地,然后将所有权利交给了胥天翔。

    胥炎奥眼睁睁看着属于他的皇位泡汤,抽出长剑就要去杀了胥慕阳。

    正在所有人都以为单一诺和胥天翔会出手帮胥慕阳的时候,他们却没有任何动作。

    接住胥炎奥招式的人,是众人眼中看着很像个文弱书生的胥慕阳自己。

    他这个马上要登上皇位的君主,上任之前点燃了属于他新君的第一把火,在逼着胥炎奥连连败退时见他仍然执迷不悟,长剑刺穿了他身体,虽然避开了要害,但也能让他从此成为一个废人。

    单一诺和胥天翔不约而同的给了他一个赞扬的眼神,告诉他,决断的君主就应该这样。

    这也是他们给他上的最后一课。

    她之前跟他说,君王都会自嘲的说自己是孤家寡人,这并不是玩笑,而是一个君王必定会面临的境况。

    向博翰成为君王之前她也跟他说了同样的话,只为告诉他们,登上高位之后,就要学会独自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以后的他们,也会逐渐变成孤家寡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成为一个好的君王。

    胥慕阳的举动让皇后和柳夫人都打了退堂鼓,在胥慕阳正式登基后老老实实的去了自己儿子的封地。

    赵家,谭家,张家等因为太后,皇后和丞相而起来的各种势力也被清除。

    帮助胥慕阳清理好朝堂上败类之后,单一诺亲眼看着谭家被满门抄斩才跟着胥天翔去了他为她准备的家。

    不是原来的淳王府,而是祁玉跟他说,她最喜欢的,忘忧谷。

    他们抵达那里的第一日,单一诺便发现了泠雨和燕子二人有了喜脉,而生了儿子后的陌西城也和杜邵帆一起回了上京城。

    杜邵帆应了胥天翔,入仕,成为了宁国的丞相。

    飞云阁和各国签署了和平协议,而她也把飞云阁正是交给了飞天和瑜楚,生意还是由杜邵轩负责,火锅店自然是燕子和石头,拾宝斋归了住进淳王妃的云木和泠雨。

    郑泽初被安排到商国,帮助向博翰让商国的经济更上一层楼。

    单一诺给袁麒睿物色了良妻之后,和胥天翔带着两个孩子开始云游大陆。

    一辆马车,两个侍卫,无论走到哪里,都备受尊敬。

    毕竟男人是凌家的后人,宁国皇帝的叔叔,女人是飞云阁的前阁主,商国皇帝的师傅。

    九儿赶着马车问一旁的言槐,“你样貌如此俊秀,之前为何要一直戴着面具。”

    言槐但笑不语。

    钰儿从马车里钻出一个小脑袋,看着言槐手中的剑道:“这把剑,好漂亮。”

    “那送给你吧!”

    钰儿轻轻摇了摇头,“我觉得,它在你的手中最漂亮。”

    单一诺和胥天翔只有凌瑞钰和凌瑞灿两个孩子,因为他不想她再为了孩子受罪,所以一直坚持不再要。

    凌瑞钰慢慢成人以后,成为了大陆上第一个修真之人,弟子遍布整个大陆,成为了一代宗师,也成就了孑然一身的他。

    中年时期的单一诺和胥天翔看着凌瑞灿的三个孩子在院子里打闹,挽着苍暮,薛淼和刘静,坐在溪流上的小桥上,晒着太阳,听着流水声。(未完待续)

本站推荐: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伏天氏元尊医武兵王沧元图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修罗刀帝圣墟万古神帝赘婿当道

休夫娘子有点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TXT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十三条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三条鱼并收藏休夫娘子有点甜最新章节